理 發

      來源:香格里拉網 作者:殷著虹 發布時間:2020-03-02 10:38:31

             2005年我退休之后,很多時間是在昆明度過的,居住在我兒子工作單位的寶象康園小區。寶象康園是以門外的寶象河得名的,不過寶象河一帶遠離主城區,所以平時的生活采買我們都到河對岸的中營村。中營村雖小,卻不亞于一般的鄉鎮集市,這倒很適合我這個不愿滿大街跑的宅男。

             入住昆明后不久,我卻把中營村及其周邊的理發店都跑了個遍,可沒有一家理發店是我滿意的。這倒不是這一帶的理發店條件差或服務不到位,而是因為我有著難言之隱,總是拿自個好惡做標準,以至于對理發之事很挑剔。

             我以為自己相貌不錯,可偏偏禿頂多年的事讓我苦惱。為了掩飾謝頂的腦袋,我只好把頭發留得較長,使偏分的頭發遮蓋脫發的癥狀。為此我每次理發都要向理發師做個交代,以免把我的頭發剪得太短,使我的禿頂狀況暴露。 

             也就在我為理發而發愁時,中營村新開了一家名叫“四川名剪”的理發店。說是全國品牌的連鎖店。于是我帶著碰運氣的想法,光顧了這家發屋。雖說店名叫“四川名剪”,而進店后得知,里面的員工都是些“云南老表”。

             一位帥氣十足的年輕店員熱情接待了我,見他胸前佩戴的“1號技師”徽章,我便指定他為我理發。也像過去理發那樣,我先向他交待了一番個人情況,希望他能打理好我的頭發。而他很有禮貌地對我說:“叔叔請您放心,我會讓您高興而來,滿意而歸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他像背書一樣向我承諾,但我依舊對他心存疑慮。而見他嫻熟技藝和手法,我懸著的心才算放下。看來這位“1號技師”確實有點身手,他理發很耐心,在反復梳理過我的頭發后,便果斷下剪,不一陣工夫,留下的頭發恰到好處地遮蓋住了我禿頂部位,新穎的發型帶有一種潮流的感覺。這還真是讓我“高興而來,滿意而歸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從此之后,我便每次都到這家發屋理發,每次都讓我得到歡欣。一來二往,店里的“1號技師”留給我好的印象。而面對我的每次到訪,他總是邊為我理發,邊和我交談。從最初的問我“哪里人?”“來昆明多久?”之類的話題,到后來他問我香格里拉的風土人情。我都如實作答,給我的感覺他很向往香格里拉,這讓我對他有了更多的好感。

             當然在我們交談中,他也不忘介紹自己。說他是昭通市昭陽區的,高中輟學后就開始學理發,如今24歲了,門下有很多徒弟,還當上爸爸了。聽他那么一說,我對他有些憐惜,像他這個年齡的人,本該剛走出大學校門,可他已經挑起了家庭重擔,在社會上打拼了多年。我問他:“既然你向往軍營生活,那為什么不去當兵呢?”他回答我說:“去驗過了,是武警儀仗隊來征兵,就因為我手上有個刺青沒去成。受打擊后,我退學后學了理發。”我才發現他左手虎口上紋有一只蝎子。

             之后我加了他的微信,見他以“昭陽帥哥”之名經常發一些積極向上的信息,不難看出他很陽光和快活,對自己的職業很尊崇,從而打消了我對他的沒當上兵的遺憾,便對他說:“理發這個職業很好的,我們老家有句俗語叫做‘當好剃頭匠,田地不怕荒’,說的是有手藝的人能走遍天下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去年國慶節后,我原工作單位召集退休干部集中學習,還有親戚也邀請我回香格里拉做客,為此我購買了車票,打算理個發以后出發。可到了“四川名剪”時,“1號技師”對我說:“今天我們員工要做晉級考試,您明天再來吧。”我說:“不行,明天我要回香格里拉了,再沒時間了。”對此他答應我說:“要不您下午4點后再來,完成考試后我給您理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按約定我再次來到發屋,考官告訴我說,還有一名員工考過就結束,并允許我坐下來等待。他們的考試很特別,“1號技師”假扮成顧客進店,接受考試的員工彬彬有禮地“接待”了他,員工為他邊理發邊問道:“大哥是哪里來的人?”“1號技師”回答:“我是香格里拉來的。”員工又問:“香格里拉那里很美吧?有些什么景點呢?”“1號技師”再回答:“有舉世聞名的虎跳峽,有美麗的普達措,還有神奇的巴拉格宗……”

             聽他二人的一問一答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因為這“1號技師”說詞都是我曾說過的話。我問那位考官:“這是不是演戲么?”考官卻很不友好地對我說:“你別嚷嚷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考試結束了,“昭陽帥哥”見我不快活,便對我說:“對不起我們在考試時,我用了您說過的話。”我十分不解地問他:“和顧客套近乎是你們的業務技能嗎?”他回答我說:“是為了和顧客親近,但不是套路。”“那你也不應該用我的話呀。”“因為那員工是我的堂弟,弟兄倆講自個家鄉很別扭的,只好用你的話作答了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聽他解釋后,我雖然不再糾結他的逢場作戲了,可心里有一種陰影,疑忌“四川名剪”是用假殷勤來迎合顧客心理,心里便有一種被欺騙的感受。為此理完發后,我刪除了“1號技師”的微信。到香格里拉半月之后,我到了一家常去的發屋理發,哪知道理發師已經換了,心不在焉的理發師竟然把我剪成了短發。害得我只好戴上帽子不說,還讓我兩個多月都不用再去理發。這時我才想念起“1號技師”,埋怨自己不該輕易刪除他的微信。

             春節前我返回了昆明,不想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生活節奏。在這防控疫情的日子里,我每天都待在家里寫作。文章雖然寫得有章有節,可頭發卻長得雜亂無章。直到疫情風險等級下降之時,我便去看中營村的“四川名剪”是否開業。可整個中營村的道口都被鐵欄阻隔。沒辦法,只好繼續打發“心閑長頭發”的時光。

             就在幾天前,我上超市買菜歸來,見小區門口有理發師給人理發,問過保安后得知,為解決復工人員理發難的問題,征得防控指揮部同意,物管部門邀請理發師到小區理發。我問:“那能不能算我也是復工人員呢?”回答是:“可以的,等別人理完后再到你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遇上這等的好事我自然高興,而由于所有人都蒙著口罩,等最后輪到我理發時,理發師才認出了我,我也才認出他是“1號技師”。他見我顯然很高興,對我說:“好長時間沒見叔叔了,原來您住這個小區?”我回到:“我春節前到的昆明,后來一直都出不了門。”

             雖然理發環境變了,但“1號技師”對待工作依然如故。他梳了梳我頭發說:“叔叔您頭發稀少,還是把頭發蓄長了好,可以防止陽光的暴曬。我把您頭發周邊剪去,留下頭頂上的好嗎?”熱情的話語打消了我心中的過意不去,還讓我感覺出他的熱情很真誠。

             他說:“我們老家有個老中醫,專門治療脫發的,我得到他的藥方子,等理完發我發給您,您可以試試。”聽到他的話我有些愧疚,便回答他說:“遇上你,我很幸運,要我怎么謝謝你呢?”“說什么謝,您請我為您理發,是對我的信賴,我這是投桃報李。”他說。

             理完發后,我重新加了這位“昭陽帥哥”的微信,他又說:“叔叔等我回去后,給你發一篇散文詩過來好嗎?還請您一定幫我斧正。”“什么散文詩?”我問。“是寫香格里拉的。”“你沒到過香格里拉呀?”“是您帶我神游的。”對此我很驚訝,也很欣喜,并答應他說:“那我得好好見識見識。” 

             晚間,“昭陽帥哥”發來了題為《梅里雪山》的散文詩,和一張草藥方子的圖片。沒想到他散文詩還寫得不錯,我作了幾處修改。而那藥方子我打算等疫情過后試一試。正是這次和“1號技師”的相遇,再次改變了我對年輕人的看法。我真要為“昭陽帥哥”而點贊。也想借此機會贊美那些在戰斗在疫情防控一線的帥哥、美女們,并向抗疫戰線上的英雄們致以崇高的敬意!


      責任編輯:卓瑪拉初

      上一篇:一個美麗的早晨

      下一篇:

      可以免费观看的av毛片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妞妞网